[香港] 【香港禪堂】周紅梅的禪修故事

周紅梅.jpg
2019-7-11 10:07


周紅梅:重塑身心 輕裝上路

我是看到頭條日報而認識菩提禪修。之前也經常拿頭條日報,但是都沒有很認真去看,有天回家在樓下拿了份頭條,卻很認真地翻看,結果一翻就翻到師父在廣告上的法相,當時師父的法相令我眼前一亮,頓時吸引了我,也沒有留意其他內容,就看到有開辦念佛班,便馬上打了聯絡電話,由此結緣了菩提禪修。

之前也一直試圖尋找一種淨化身心的途徑,卻從未深入了解過念佛,更不知道菩提禪修,也許機緣未到吧。

心心念念了好幾天,終於等到今年三月的念佛活動開始,一進到菩提禪堂便讓我感覺舒適而美好。在七天念佛中,每一天都是滿滿的感動,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經歷。以前的我是麻木的,而在念佛過程中,每一聲佛號猶如醍醐灌頂,讓人如夢初醒。

來禪修前我從事保險工作十幾年,由於性格好勝逞強,每天奔波來往於珠三角,疲於工作業績和應酬,造成長期積累的生活工作壓力,五六年前開始全身疼痛,尤其是肩、頸和腰部長期痠麻,痛到幾乎麻木,給身心各方面帶來許多困擾,睡眠質素很差,夜晚時常糾纏於夢魅之中,睡了跟沒睡一樣;白天做任何事都感覺力不從心,無精打采,身心疲憊,每天猶如行屍走肉般,只是昏昏沉沉、步履維艱地拖著皮囊過活,只想找個地方清靜,為此當時每個星期都會去深圳嘗試按摩等各種療法,花了許多錢,但除了心靈上的慰藉,幾乎毫無實際效果,一踏過羅湖橋回到香港,又是萬念俱灰的日子。當時的我萬分無助,實在想不到還有甚麼方法可以讓我擺脫痛苦。

後來,心理醫生說我有輕度憂鬱,我一開始還意識不到自己的問題,直到某天發現自己有許多心裡話想傾湧而出,卻如鯁在喉,一句也說不出來——平日一向活躍開朗的我,才意識到自己有些「不對勁」。當時我的狀態,甚至令自己有些擔憂和恐懼,由於問題始終沒有得到解決,於是兩年前開始完全放下工作,每天呆在家裡完全不出門。

這十幾年來,我一直勉強生活,同時努力尋找精神的出路,參加了各種身心靈課程,也絲毫無助於解救我困頓的身心。直到兩個月前,我遇見菩提禪修,從大光明修持、念佛開始,真的感覺如獲新生。過去的我完全不見了,從身體到心靈,皆如嬰兒般獲得重生,步履蹣跚地跟隨師父學習生活的一切,這是前所未有的生命體驗,到活動最後感恩師父的那一刻,我幾乎想用盡一生的氣力為師父的慈悲功德而鼓掌……

今天,我才終於明白到,只有自己活好了,才能給身邊的人帶來幸福。如今的我,不再痛苦,不再麻木,此前精神壓力導致的暴躁與負面情緒也沒有了,因此連家庭關係也開始改善。

感恩師父,兩個月之間我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讓我擺脫了長期的心靈負累,現在我每晚一覺睡到天亮,身體疼痛幾乎好了九成。

如今我堅持禪修,所有禪修活動一天也沒落下。此外,我也開始學著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人事物,學著包容與放下,因此每天總是笑著離開禪堂。

我在此獲益的同時,也希望對禪堂有所回饋,因此還參加了義工——我很清楚自己的選擇,我終於開始為自己而活了。

最後,我想對還沒認識菩提禪修的人說:試著打開胸襟,給自己一個機會,以不同的角度認知生命,也許就可以過上輕鬆自在的生活。
2

評論人數

  • 琉璃缘

  • jxkl123

感恩分享!
为您祝福!
今天,我才终于明白到,只有自己活好了,才能给身边的人带来幸福。如今的我,不再痛苦,不再麻木,此前精神压力导致的暴躁与负面情绪也没有了,因此连家庭关系也开始改善。
感恩师父,两个月之间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我摆脱了长期的心灵负累,现在我每晚一觉睡到天亮,身体疼痛几乎好了九成。
如今我坚持禅修,所有禅修活动一天也没落下。此外,我也开始学着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人事物,学着包容与放下,因此每天总是笑着离开禅堂。
我在此获益的同时,也希望对禅堂有所回馈,因此还参加了义工——我很清楚自己的选择,我终于开始为自己而活了。
最后,我想对还没认识菩提禅修的人说:试着打开胸襟,给自己一个机会,以不同的角度认知生命,也许就可以过上轻松自在的生活。

真诚顶礼最尊贵的金普提上师!
我回家了,感恩师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