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來信】

【網友來信】


請大家看看網友的一封來信,我不知道怎麽辦,大家議論一下,好有個出路!

尊敬的師父好,

看著師父一系列美麗不已的畫作,印成絲巾在慈悲音上推出。我每看一次,就心痛一次。因此,忍不住寫這封信給師父,表達我的傷痛和疑惑。

目前30歲以上,在台灣長大的人,幾乎都有在小學養蠶的經驗。藉由養蠶,認識蠶寶寶的一生,那是學校給予我們人生的第一堂生命教育課。看著蠶寶寶可愛的模樣,在我們身邊吃著桑葉,一天天努力地長大,陪著我們睡覺吃飯,我還把蠶寶寶和桑葉裝在小盒子裡,帶著去上學。看著蠶寶寶經過一番努力,最後吐絲成繭,把自己細細地包起來。之後,我們就像懷孕的母親一般,在一旁焦急的等著,終於等到牠們破繭而出,變成飛蛾,一整個努力成長蛻變的歷程,令我們小小的心靈深受感動。因為如此,在我們的童年回憶中,與蠶寶寶烙下了特別深刻的感情。

因為這樣,我知道,商人為了取得純白完整的蠶絲,會直接把尚未破繭的完整蠶繭,拿去用沸水滾煮,裡面的蠶寶寶就被活活地燙死。
我最近還聽說,商人很得意的發明了一種新方法,叫做「平面採蠶絲」。蠶寶寶在這樣的設備上吐絲,永遠成不了繭,乖乖地將絲吐成一大片,商人更方便收成。但是,我們仔細想一想,那等待成繭的蠶寶寶,不就等於被愚弄了?吐絲成繭是天賦的使命,在商人的取巧之下,蠶寶寶吐到絲盡都不成繭。不成繭的蠶蛹就被直接收去作藥材。對商人們來說,實在是非常便利。但是,這和美國許多不肖雞農,為了牟利,將數萬隻肉雞養在一個小單位的雞舍,不見天日地猛打抗生素和生長激素的飼養方式,不是雷同嗎?他們把雞和蠶,都沒當作生命在對待。

我為那些有緣接受到師父祝福的蠶寶寶們感到欣喜,因為師父的畫作印在那些絲巾上,牠們肯定能因此得到生命的昇華。但是,還是不免疑惑,我們選用純蠶絲來做絲巾,是否鼓勵了蠶絲事業?蠶絲已經不再是主流的質料,也不方便清洗。現在有很多替代的材料,比蠶絲更輕更柔更好,是否考慮改用其他質材呢?

我猶豫了很久才決定寫這封信,無意忤逆師父。只是實在是非常喜歡這一系列絲巾畫作,師父越推越美,卻都只印在絲巾上,但我卻無論如何都買不下手,絲巾背後隱藏著我無限的哀傷。猜想著應該有一群和我一樣的人,也在默默苦惱中。於是,還是鼓起勇氣發信給您,表達心中的遺憾。希望師父是否能考慮一下,將這些畫作也印在別的質材上?

感恩師父看完我的信。

祝 法體安康
容時 合十頂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