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紐約】3月24日週六共修--《煩惱激勵修行》

煩惱讓我們走進菩提
修練讓我們獲益萬分

—3/24 週六共修報導
文:願開


三月二十四日週六,借著溫哥華閉關班結束的東風,紐約禪堂的同修們帶著濃濃的興趣按時來共修,大家都想聽師父的開示,也想聽參加閉關班的師兄姐們的分享。 實修後,同修們聆聽了開示:《煩惱激勵修行》、《菩提弟子要實修》。

師父教導同修們: 一切苦也是成就的根源,正如聖潔的蓮花出自于汙泥一樣,苦反而成為成就。 上師也教導我們:菩提弟子們要實修。 佛的能量那麼大,是因為內涵不同了,同樣的身體通過修練,內涵不同了。 借假修真是融合了天地宇宙的能量、神佛的能量。 有了金剛心,才能使波動的心變得有定力。 定能生慧... 師父開示,同修們深有感觸,從溫哥華閉關班回來的師兄姐們也分享了他們的心得。

本帖最後由 纽约星光 於 2018-4-27 09:07 編輯

 

 

 

相關主題︰

 


邢師兄



這次去溫哥華見了一次大場面。 去年十二月在國內我被車撞了,確診筋腱撕裂,必須手術縫合,否則手不能抬高至120度,而且醫生也不保證百分百好轉。 回美國後,手痛無法練功,也沒去禪堂,人發胖,高血壓又回來了。 禪堂的師姐們天天打電話邀我參加閉關班,我逃避不接電話。 老朋友們都說練功只能治慢性病,像這種外傷的只能靠手術。 我買了三月二十六日的機票回國動手術。 在這次閉關班

沒想到我不能盤的腿竟能堅持每天上下午各四小時,更奇特的是每天的練功我都能堅持,到了第三天晚上,我的胳膊像斷了一樣劇烈疼痛、痛得我大喊大叫,可是第二天早上發現胳膊能動了,雖然還有些痛,但百分之九十都解決了, 這改變了我動手術的想法,我要通過修練慢慢康復。 我到溫哥華的第一天就開始辟谷,一共八天,而且辟期間感覺能量非常大,身心都有一個非常好的感覺,高血壓藥減半了,但每次測量都正常。


車禍的機緣讓我進一步認識了菩提法門,認識了佛,參加閉關班也是一次心靈提升的啟發。


我是信神不求神,敬鬼不怕鬼,信人敬人不求人,到了禪堂我沒求過師父,怕欠了人家一輩子。 後來痛加重了,我們師父也有這個功力,我的心就暗暗求師父,求藥師佛。 當第一次跪在藥師佛像前,不知不覺淚如泉湧,不是悲傷也不是喜悅,我覺得是不是跟藥師佛溝通了。 過去認為慈悲無非是做些好事對別人好點,現在認識到我們追求的慈悲不是一時的,是長久的一直不變的心。 感謝那些堅持把菩提法門介紹給我的師姐們,未來的修行中我要學習她們,把菩提法門介紹給大家,給眾生,這是非常重要的。

本帖最後由 纽约星光 於 2018-4-27 08:29 編輯

TOP

賓早:

我進入菩提是因為十六歲就有了憂鬱症,西醫、中醫、心理醫生、西方勾魂的、跳大神的我都試過。 三年前的三月份我上了第一個健身班,我不信佛而且強烈反對宗教,健身班念觀世音聖號時我就想怎麼重重複複技術含量那麼低? 而且還是念給一個我不認識的人,起碼給我複雜一點的工作才能集中一小時呀。 可是我又想, 我時間投入了起碼要有點回報率,借假修真,念著念著我突然大哭,哭得天翻地覆,哭著哭著,覺得一輩子的委曲都哭出來了,有一種像一個二、三歲的小孩跑著跑著摔倒了,膝蓋破了,多年來的教肓養成了我分析習慣,弄清真假才繼續,又一想這太神奇了

如果分析了不來了怎麼辦? 趕緊把大腦關上,繼續。 其實這個世界有一些事情科學家也無法究竟,但在我身上體現出來了,我無法用人的智商情商去分析。 世界上有很多我不明白的東西,我不去追究,先做再說。 進菩提一年多後我跟一個男生拍拖了,開始聽師父說能找一個人能吵架就不錯了,管他刷不刷牙,心想這要求也太低了吧,聽多了想想自己是不是要求也太多了,有些要求有必要嗎?我生別人的氣是我自己煩惱。 拍拖一年後他得了很重的病,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物件,怎麼這樣對我? 以前我會想又是老天對我不公,這次我沒怨,我到禪堂求師父,堅持練功,做義工,終於我們平靜地走出了這段艱難的日子,一年多以後我們結婚了。 在男友發病九個月後,我媽又病了,也是很容易死掉的重病,兩人的病弄得我焦頭爛額,我們禪堂的人說是對我的考驗,我認為誰都會面對溝溝坎坎、跌跌撞撞,該發生的會發生,該來的會來,我唯能做的是管住自己的心,我要做一個更慈悲、更柔軟、待人接物更明白的人,我要對媽媽儘量好,彌補我以前的不足。  我的病、我的煩惱相信是來菩提的機緣,如以我以情商、智商能搞定的話我是不會來的。 另外我覺得只是求沒付出,別說在佛的面前,在人的面前也是不合理的,我還沒付出呢,怎麼可能三個半小時的大光明就把三十五年的病去掉呢,還是要付出才有收穫。

TOP

如綿:


菩提三寶之一的點燈很神奇。 去溫哥華前,我爸來了電話說媽媽病了,怎樣善後? 我為媽媽點了一盞燈,也為自己點了一盞燈,後來事情就過去了。 三月四日禪堂開法會,先生要當義工,兩個孩子要爸媽幫忙帶。 結果因為配合不好,兩邊都投訴到我這裡來了,我心生煩惱,怎麼辦? 我又到禪堂點了一盞課裎圓滿燈。 回到會場後,感到會場就是一個清靜的能量場,聚的能量場,煩惱沒有了。 這種加持不是練練大光明就行的,有時我們需要一個這樣的環境。 這次學習班我做了供養,師父沒有念我的名字,我想沒關係,當一有這個念頭時我全身滾燙。

這個星期一晚上,突然想看一下幾年前買的股票,打開手機看到唯一綠盤的正好是我買的其中一隻股票,還在往下跌,當機立斷賣掉。 當我把賣出價位調到高於當時的價位時,股票反彈了,結果順利賣出,反彈後不久,這檔股票又掉頭往下,再沒上來。 前後是十分鐘的事情,交易後算一下,剛好就是去溫哥華的所有費用包括供養。 前年參加行願班,當時公司搬家,如去上課將會失去二周的加班費,但還是決定去。 學習班結束後發現工資單多了一個月的錢,會計部的解釋說是合理的計算。 其實能上這些高級的學習班是很有福報的,只是每個人的受益不一樣,所以每個課裎都要爭取上,不要糾結太多。 師父說每個人的根基不同,可用自己的緣分增強,跟著師父腳步走,靠近師父,然後提升自己。 師兄姐們分享他們的經歷和感受真實而親切。 走進菩提是幸運的,真是一分發心,萬分回報。 分享也喚起了同修們參加五月二十日在多倫多的另一個閉關班的嚮往,共修結束後不少同修就遞交了申請表。

本帖最後由 纽约星光 於 2018-4-27 08:50 編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