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 元氣少女朵朵的天堂

溫哥華菩提禪堂

元气少女朵朵的天堂

朵朵,是可爱,是开朗,是夏天的彩色冰淇淋,甜蜜而清爽。当她对我笑时,我总感到一股源源不断的正能量。她的笑声非常有感染力,让我听了也想和她一起开怀大笑。同时,她也是时尚的美容师一枚,这样的元气少女与禅修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来听听朵朵自述的禅修故事吧:

温暖亲情的回归
2018年9月,在温哥华回中国的飞机上,我在飞机上哭泣了好几个小时,压抑不住的思乡之情,人生第一次体会到,我想爸爸,想妈妈,想姐姐,想念这个给予我幸福的美满家庭。


在回国的整整一个月里,我与妈妈每天形影不离,就如同双生儿。每天,我都要和妈妈说一句:“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亲切的话语在我们之间荡涤,我感到一股股清澈的暖泉在我血液中流动。幸福是什么?是妈妈担心我时的愁眉苦脸,是爸爸关爱我时的一丝担忧,是热腾腾的一顿早餐,是一句“你过得好吗?”


回温哥华的前一晚,28岁的我睡在爸爸和妈妈的中间,三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我仿佛觉得自己回到了童年,我好像一个六岁的女孩。我亲一亲妈妈,搂一搂爸爸。
可是,你们知道吗?如此令人羡慕的家庭温暖,我却是从禅修中体悟到的。同样的家庭,之前我对家的感受却是如隔海之山、遥不可及。


母女同命的痛苦
小时候,父亲长期外地工作,母亲一人照顾我和姐姐。因为身体不好,能量低又要做很多辛苦的工作,母亲的脾气变得非常暴躁。我是一个熊孩子,一直在被妈妈批评的时光里度过,不做作业,骂!题目做不出来,骂!成绩差,骂!甚至有一次我不写作业看了一整晚电视,母亲气的晕了过去。每天家里都在争吵,高中时,我的同学总是和父母逛街,可我的父亲却不敢和我们一起逛街,只要一起出门,父亲都会提醒我们:“哎呀,今天你们千万别吵架啊,在外面吵架真的丢人呀”。虽然三个人一起出门,可每次都是不欢而散,从不一起回家。


与父母我无话可说,随着争吵变多,我更加不想和他们说话了。我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觉得,我的房间才是我的小小世界。


岁月如梭,我也上大学了。当时觉得终于可以脱离母亲的魔爪了,第一次觉得那么的自由自在。那年九月刚开学,马上就是中秋节,寝室的同学因为想家在电话那头哭的稀里哗啦。我觉得奇怪,这有什么好哭的,这想家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不知想家滋味的我也眨眼间毕业了,工作上的烦恼还有家庭的烦恼叠加在一起,我无法喘气,渐渐的,我觉得自己陷入了抑郁。思考着,人生到底为了什么?人活着,又有什么意义,不管在哪里,都是争吵,都是受伤。


转变命运的缘份
得知我在国内过得很不开心,我的姨妈打电话来问候,她希望我可以去温哥华散散心,还可以参加菩提禅修健身班。姨妈移民在加拿大温哥华,从前的姨妈本来也是个暴脾气,自从禅修了以后,她改变了。小时候,一旦姨妈给我补习,我一定哭,因为她太过严肃。即使她移民后我们相隔两地,姨妈的电话我和姐姐还是都不敢接。可现在的姨妈,是一个我很愿意亲近的人,变得温柔,善解人意。她的改变也让我对温哥华菩提禅修产生了好感和好奇。


就这样,2015年6月,我怀着对新环境的憧憬,就坐着飞机来到了温哥华。原本只是三个月的假期,我竟然在菩提禅修里找到了人生伴侣并留了下来。这个美丽的枫叶国给我准备了人生最美好的缘份还远远不止如此。


改变理解的心念
姨妈给我报名了祈福念佛班,一开始我连祈福念佛班是什么也不知道,懵懵懂懂的就进去上课了。没想到,一场七天的课程,句句开示都是解开我心结的钥匙。金菩提禅师的一句話:“父母就是你的菩萨,孝顺父母就是你最大的慈悲”让我触动不已,我的心如同冰封化开了一般。这时我才细细地理解,为什么我的母親脾气不好:父亲去外地工作,母亲一人拉扯我们姐妹俩,从小姐姐爱哭我调皮。她的身上扛了太多的担子。又在这个时候,家里发生的一件件悲剧让母亲撕心裂肺,还要强打精神继续照顾我们,累得便秘、失眠、身体不断走下坡路,直到得了抑郁症,每天都活在极度痛苦的谷底。尤其是我高考那段时间,六点起床,就会发现妈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哭,痛苦到极致的她完全不知道怎么纾解压力。而那时我的父親更不容易,勤苦工作回到家,看到自己得病的妻子不以禮相待,做为女兒的我们也不乖巧聽話。上课期间,父母親的痛苦点滴每天都在我脑海中就像電影回放一般。我看到他们從前是那么不容易的活着,还竭尽全力地对我们付出种种的好,而我卻总是埋怨他们。从前从没感恩过父母,尤其是对母亲,连感恩是什么感觉也不明白。我越想越忏悔,一个课程哭了整整七天,嗓子都哭哑了。每天泪如雨下,即便是喝水的时候也是边哭边念佛。七天的祈福念佛班結束了,我暗暗許願,我一定要堅持念佛,改变自己,改變我的家庭,我要好好的孝顺父母亲。


重获温馨的天堂
怀着这样的心情,我归心似箭,登上了回国的飞机,我想亲他们,想抱他们。爸爸,媽媽,我想告訴你們,我也会像你們愛我一樣愛著你們,以後我也會像你們照顧我一樣照顧你們,我希望我们一家人能一直幸福下去。这是我以前从来都没想过的事情。父爱如山,母爱似海。我这一生一世都报答不完。我想陪他们看他们爱看的电视剧,陪他们逛街买他们喜欢的东西,陪妈妈晨练,跳她喜欢的广场舞。那是我第一次这么想家,这么想我最爱的两个人。这就是美满的滋味!要回温哥华的前一晚,我舍不得离开他们,我终于明白了,做爸爸妈妈的女儿是最幸福的。“家”就意味着最恒久的港湾,最温温馨的天堂。我的改變,改變了我的整個家庭,妈妈看着我,温柔的说:“朵朵,你变了。”是的,我变了,菩提禪修让我改变,給了我一個童話故事般最温馨的天堂。


1

評論人數

  • 果健